首页 >>
DCM林欣禾:路窄了,车要开得慢一点
发布时间:2020-01-29 20:58:44 来源:188体育-188体育平台-188体育官网点击:59

  原标题:DCM林欣禾:路窄了,车要开得慢一点 来源:创业家

  猎云网注:创新和主流两者本身就会打架,非主流一定是创新的源头。创新一定是在大家认为不值得去看,看得人不多的时候才有机会。譬如现在还有创业者想去做社交电商,就要问问自己还能做什么?凭什么能够成功?除非能讲出一个别人没有看到的创新点,否则在投资决策时,我通常都会PK掉这类项目。文章来源:创业家(ID:chuangyejia),作者:朱丹,编辑:王根旺。

  面对行业困境,投资人应该如何应对?寒冬之下,又会萌生哪些新机遇?日前,创业家&i黑马专访了DCM中国创始合伙人林欣禾,试图挖掘林欣禾和DCM成功穿越多个经济周期的方法。

  此前,林欣禾被创业家&i黑马评为2019“年度投资家”,他的获奖理由为:他是VC行业的业绩翘楚,早中期领投了快手、58 同城、唯品会,连续3个单笔回报超过10亿美金的投资。他善于在拐点来临之前,发现超级明星,早期重仓快手便是明证。他不跟风,坚持独立判断,亲自为被投企业提供一线的投后支持,他说要做一家“不一样的基金”。

  以下为林欣禾的口述,经创业家&i黑马编辑:

  过去几十年,在人口红利和经济红利的推动下,中国经济获得了高速发展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投资人的日子比较好过,也使得很多不理智的投资者涌入这个行业。

  在投资环境特别好的时候,二级市场和高净值个人都会通过风险投资来进行财务管理,“接盘侠”很多。这时,投资人看项目的速度就比较快。从“博傻理论”上来讲,总会有下一个傻瓜来买单。

  这次经济周期下行给全球经济市场带来了一定压力,资金供给减少、投资回报率显著降低,很多不专业的投资机构日子过的很痛苦。因为当他们进入这个行业时,对回报率抱有的是upcycle(上行周期)的期望,当下行时,他们实际获得的回报率与期望值之间就出现了巨大落差。现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现象突出,仍然有很多企业坚持流血上市,我相信投资者肯定有一定心理准备,即使亏损了也要把钱拿回来。在回报率较低的时候,投资节奏自然要慢下来,就像路变窄了车速就不能开的太快,否则就可能会出现车祸。现在如果有创业者计划融资3000万美金,估值1.5亿美金,假如找不到下一轮投资人,有经验的投资人肯定不敢投。

  对于投资,我唯一的心得就是“路宽”的时候看谁跑得快,“路窄”的时候看谁开的稳,不出车祸。下一个赚大钱的时机,就是看哪个VC可以抢先看到车道由窄变宽的趋势,在别人小心翼翼的时候,迅速加速。但是具体时间点是什么时候?我不是上帝,没有水晶球,无法预知未来。

  但是,我们经历多次周期起伏后,发现了一个规律,即在车道变宽的时候,大量新车子会涌进来,大家在一起赛跑,一个新周期就发展起来了。而当车道变窄时,容易发生车祸,需要减速慢行。

  01、打出“全垒打(Homerun)”

  一家基金成功与否,是由整个基金的回报率来评定。VC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。DCM投中了快手、58同城、唯品会等明星企业,也有很多失败的投资案例。我只要能打出几个全垒打(Homerun),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即使落空了也没关系,保证比赛最终赢了就好。

  现在看来,快手是DCM的“全垒打(Homerun)”项目,但我们投资的时候它还没有被其他人注意到。快手成立的头三年都是工具产品,工具类项目由于变现路径长、门槛低,并不受投资人的青睐。2014年,快手迎来了一个转折点。

  彼时,在硬件层面,智能手机开始普及,手机拍摄视频的功能实现突破。小米、vivo、OPPO基本上都能做到内存足够多、拍摄软件足够好。市场对于移动互联网的认知度和教育程度也开始逐步提高。

  行业环境的变化促进了快手的产品迭代,使它从一个工具转型为用户可以分享内容、互相点赞和关注的短视频社区。

  但此时的快手仍不被资本市场看好,对比当时的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发展模式来看,由于带宽成本很高,均处于烧钱状态。因此,很多投资人判断短视频平台既没有广告价值,也没有版权价值。

  当时快手已经有几十万DAU,用户多为13-16岁的青少年。这是一群没有被其它互联网产品照顾到的群体,是一个“蓝海市场”,我们判断只要找对切入点和发展路径一定大有潜力。也确实,我们领投了B轮之后,快手半年就迎来了C轮,估值上涨了十几倍。

  从中,我总结的经验是,在整个行业处于疯狂状态,每个人都想着总会有人来接盘,于是都跳了进来,这个时候投资一定要谨慎,因为很快可能会出现没有人接盘的情况。在行业都比较小心、项目价格比较低的时候,我们则要放开一点,勇于试错。只有在跌倒中不断积累经验,我们才能走得更远、投得更准。

  02、永远追求独立思考

  做风险投资,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在最低点买进项目,在最高点卖出,这样才能赚大钱。实际上,这是做不到的。因为我们只有在回头看的时候,才能看到什么时候是最低点,什么时候是最高点。

  做投资就是要在企业发生大变化的时候,要么买、要么卖,在没有变化的时候最好不要动,其中,我认为最具价值和聪明的投资是,在企业的拐点发生之后,在尽可能短的时间窗口中投进去,此时的试错成本较低。

  我从来不会怪自己和团队没有在最低点投进去,因为当项目处于最低点,没有任何因素预示它会变好或变坏,投资往往是碰运气。我们更加关注为什么会在项目估值最高的时候买入,当时发生了什么导致我们判断失误。高点时买入,很有可能是受到了行业的影响,产生了害怕错失的恐惧感。DCM一直强调独立思考,这样的复盘能让我们在自我检讨时避免重蹈覆辙。

  我们都不是一座孤岛,投资者、创业者、行业、媒体会相互影响,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跟风现象。跟风是符合人的本性的,会让人产生安全感。而相对的,不跟风往往被人视作异类、被嘲笑。即使如此,DCM依然坚持独立判断和独立思考的能力,只有我们自身具备这样的能力,才能找到这类优质创业者。我们选择CEO,关键在于判断创业者是否具备独立判断的能力,而不是他被大家看好我们就去投资。事实上,CEO一旦受到追捧,心态往往会发生变化,他会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对,丧失了敬畏心。

  DCM的宗旨是“一路保驾护航被投企业到IPO”。在投后方面,除了帮助被投企业“找钱、找人、找方向”外,我们也希望可以将DCM坚持独立判断的文化带给创业者,辅助他们走得更远、更好。

  03、保持开放学习的心态

  三人行必有我师。

  无论是投资或创业,一定要保持开放学习的心态。我很清楚自己也有认知盲点,并不比别人聪明。面对不同的意见,我会自己想一想。常常是自己细嚼之后发现了新的突破点,会再次与对方沟通。这使得我经常被来自其它行业的灵感所“救”。

  同处一个领域,无论做什么都是大同小异,稍有创新,对手就会抄袭。最终,大家就又回到同一个出发点,进入一个艰难PK的境地。如何打出下一拳?如何躲过对手的袭击?我突破的灵感往往来自其它行业。因为,同行竞争往往是在固有的假设下进行PK,外行人则会将假设抹掉,用全新的视角解读,就会发现一个新的窗口。这样我们总会摸索出“下乱棋”的打法,竞争对手甚至会感到迷惑,不知道这一招是怎么来的。

  2014年DCM重仓投资了快手,尽管成长速度飞快,但尚未探索出盈利模式。当时我们想过通过广告来赚钱,但实际上给8秒钟左右的短视频用长视频贴片的形式去加广告是不可能的。我们也想过让消费者选择性地去点广告内容,但都还没有突破。

  后来,移动直播这种形态的兴起,让我们看到了新的可能性。

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当时的手机直播是跨行的竞争者,它靠着直播打赏的模式入侵了短视频市场,来挖短视频网红。If you can’t beat him,join him(如果你没办法打败他你就加入他)。快手也在原来的短视频社区基础上加入直播形态。因为短视频制作者的粉丝天然就在快手,因此直播的用户规模迅速上涨,这一转变也让庞大的主播群体通过快手赚到了钱。快手也获得了腾讯领投的3.5亿美元投资。在这一轮,我们的胆子也更大了,虽然不知道快手最终能赚多少钱,但是知道它滚起来的速度会非常凶猛,所以又投资了一大笔钱。

  危与机常常并存,要小心外来领域的竞争对手,也要善于抓住他们带来的灵感和机遇。快手在没有和直播竞争之前,只想过通过做广告来变现,但这场遭遇战让我们打开了思路,最终通过引入直播使它成为快手一个重要的变现方式。因此,我认为保持开放学习的状态,其它领域的发展模式往往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启示。

  04、大创新永远出自大需求

  当人工智能、区块链很火的时候,DCM基本上不会跟风去投。我们认为,一旦演变为所谓的主流的“风口”赛道,创新的机会就会变得非常少,你看得到的东西别人也看得到。

  创新和主流两者本身就会打架,非主流一定是创新的源头。创新一定是在大家认为不值得去看,看得人不多的时候才有机会。譬如现在还有创业者想去做社交电商,就要问问自己还能做什么?凭什么能够成功?除非能讲出一个别人没有看到的创新点,否则在投资决策时,我通常都会PK掉这类项目。

  大创新永远出自大需求,然后用全新的方式去做一遍。在社交领域,DCM投资了快手、探探、脉脉等,我们相信在社交方向永远都有创新机会。

  因为,互联网的核心就是通过社交进行互动互联。此外,人是社交动物,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需求,80后、90后、00后社交所处的技术和场景不一样,社交的方式也不一样。

  譬如,2000年时中国最强的社交网络是中国移动,它是当时全中国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。中国移动一直将联通、电信视为竞争对手,却没有注意到腾讯推出了一款叫微信的社交产品。现在绝大部分人都用微信打电话、发信息,微信成为了我们基础通信产品,而电话号码对于用户社交而言变得不再重要。

  当然,我们也需要注意,由于社交产品天然具备网络效应,用户一旦在微信上建立起自己的关系链后,要想让用户下载使用新的社交软件,重新建立社交圈子,迁移成本很高。因此,社交领域的创新非常艰难。

  DCM就是要去做别人认为很难的事情。我们天生就有一种使命感,在别人认为不可能的方向,去寻求创新和突破。这种打法是有代价的,我们愿意为此买单,因为这是我们选择的路。

  推广:猎云银企贷,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。比银行更懂你,比你更懂银行,详情咨询微信:zhangbiner870616,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。